国资探路,上海乡村挑起“金扁担”

2020年06月22日 08:10解放日报

上海部分乡村正快速发生着新变化。“网红村”吸引年轻人回归、集中居住跳出传统方式、“屋顶经济”导入循环经济……这些各具特色的乡村振兴试点不止热闹好看,一些村镇最近还晒出了改革后的首份账本,经济增量中颇显“金扁担”的成色。

卓有成效的新办法背后,一条具有上海特色的路径浮出水面:国资示范探路,撬动社会资本,吸引“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文化”等优势资源融入乡村,以市场化的方式激活上海乡村的发展动力。

网红村“塑形”到“留魂”

奉贤青村镇吴房村是去年火了一整年的“网红村”。历经疫情考验,最近吴房村再度走红:年轻人加速进入、企业纷至沓来,电商、文创、现代农业呈现融合发展的良好势头,村里新开张的餐饮中心经常一桌难求……

吴房村成为“网红”的第一年里,人们看到的是乡村“重新塑形”:村里的烂泥地平整一新,破败的旧屋变成粉墙黛瓦……如今,“网红村”晒出了旧貌换新颜背后的经济账:2019年纳税5502万元,比2018年净增4411万元,2020年度虽受疫情冲击,但预计新增税收仍将达到3500万元。

当地村民的态度比数字更有说服力。吴房村留守的12户村居家庭中,多年来一直期盼通过摇号“进城上楼”。今年根据相关政策,他们可以全部动迁,但意外的是最近村民突然放弃,没有一家选择离开。有人坦露心声:“村子大变样、人气上来后,村居月租金能有三四千元,动迁安置的大居租金只有一千多元。这笔账,明眼人都会算。”

从“塑形”到“留魂”,吴房村振兴背后,是国资先行、撬动社会资本和各方资源的市场化模式。

上海国盛集团发起成立长三角乡村振兴基金,通过基金投入,会同青村镇全资集体企业、社会资本以及本土上市公司,共同搭建混合所有制的思尔腾公司,成为吴房村改造项目运营的主体。

这家股本多元、机制灵活的专业服务企业,不做简单的地产开发,而是集农业生产、旅游观光、农产品种植、精品民宿开发、招商运营为一体,为乡村引入多元市场主体。截至今年5月,通过思尔腾统筹运营、整体管理,一年多来吴房村新注册企业55家,引进新“村民”117人。

目前,吴房村的入驻企业以农创文旅、亲子研学、智能制造、医疗康养等行业为主。相关企业在村里建立了有机黄桃实验基地、打造“桃你喜欢”社交电商、引入名人工作室和精品民宿、开发“十里桃花”观光路、特色民宿等乡村旅游资源,“黄桃+文创+旅游”农商文旅多产业、多要素落地生根,一、二、三产实现融合发展。

“屋顶经济”带来新思路

崇明三星镇,上海的另一家大型国企在当地用截然不同的方式,为当地乡村发展赋能。产业新技术与农村的融合,成为此处乡村振兴的切入点。

2018年开始,上海电气为三星镇新安村打造了一整套智慧能源工程解决方案:采用100%可再生能源发电;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增加储能电池系统,实现削峰填谷;配置一套无功补偿装置,提升电能质量;并离网系统共存,能量管理系统统一管控;用电端配备照明系统、充电桩等公共设施。

截至目前,崇明三星田园“互联网+”智慧能源项目已经安全运行550多天,累计发电量近32万千瓦·时,其中村民及村委集体用电近13万千瓦·时,输送给电网近19万千瓦·时绿色能源;累计二氧化碳减排量近320吨,相当于植树近114棵。

最近,崇明区已计划在建或拟建建筑体光伏项目以“三星模式”为样板,推广复制其成功经验,发展农村“屋顶经济”,为崇明岛打造世界级生态岛建设构建智慧能源系统。

三星镇发展的“屋顶经济”,来源于一个核心理念——村民既是能源的消费者,又可以是能源的生产者。上海电气项目负责人介绍,崇明当地发展对环保要求高,且屋顶太阳能资源较为丰富;当地农村用电负荷又相对较小,潜在发电能力满足自身需求后仍有盈余。

在这一理念驱动下,上海电气打造了一套兼具离网和并网的能源系统,既能供居民及村集体用电,又能为社区创收,给每户每年补贴800元至900元不等,除去电费开支还能盈余。“现在没装首批光伏板的,有点后悔了,羡慕我们平时柴米油盐不愁。”当地一位老农说。

寻找乡村振兴“内在支点”

“我们刚到吴房村时,看到的是‘人老、地老、桃老’的情形。”思尔腾公司董事长石强表示。

吴房村黄桃产业曾经全国闻名。黄桃树一般能活15年,长到10年后产量品质就衰退了。近年来由于村里劳动力流失,桃树无人打理更新,黄桃产业竞争力就被大规模种植的外地省市超过。少了支柱产业的村子,村居环境也无力改善,下雨后走在村里,一脚下去全是烂泥。

三星镇同样如此。该镇位于崇明岛最西端,离长江隧桥有1小时车程,经济基础薄弱。新安村里七成居民是老年人,50多岁的已经是最年轻村民。另外,由于当地地处上海电网末端,电能质量差,产业导入的第一道障碍就是电网负荷问题。

这也是上海一些远郊村镇长期以来的困境:年轻人进城工作,产业衰落或基础薄弱,村居环境无力改善……内在动力不足,缺少发展支点,社会资本、外部资源便很难找到进入乡村发展的通道。

“国资国企先行一步,提升各类资本进入乡村的信心,同时为外部资源留好通道,这是具有上海特点、发挥上海优势的尝试。”上海社科院国家高端智库资深专家杨建文表示。

上海国盛集团是国资投资运营平台,善于联系、整合各行各业资源,善于盘活存量资源,能够成为乡村资产管理者和服务者;上海电气作为制造业领军企业,技术能力突出,产业资源丰富,适合从“硬件”切入,将新能源产业导入偏远乡村。今年以来,上海地产集团、衡山集团等国企也在金山、嘉定等郊区相关村镇因地制宜,开展乡村振兴项目。各家企业充分发挥自身特点,打造不同形态的乡村振兴“样板房”。

“国资国企要发挥带头作用,但绝不是单打独斗。”杨建文认为,“国企探路”要真正成功,必须带动更多社会资本和资源一同加入。

上海电气方面介绍,三星镇项目来源就是当地一家民营企业进行乡村改造,打造“田园综合体”,有了新的用电需求。未来智能能源工程大范围推广后,又可以为各类符合生态绿色发展的新兴产业提供基础条件。

“我们将发挥国有资本的引领作用,带动社会资本,探索农区、园区和镇区联动的产城乡一体化发展模式。”上海国盛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寿伟光介绍,目前在国资引领、社会资本参与的模式下,奉贤吴房村的1.0版,已经推广复制到金山和平村的2.0版,探索“集中居住+产业社区”试点。(记者 徐蒙)



评论一下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