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乡村的美妙旋律

2020年08月07日 08:44农民日报

看得见时代波澜壮阔的画面,感受得到润物无声的美好。近日,记者走进上海乡村,追寻大都市农民奔走在小康路上的身影,耳边飞扬的除了乡村振兴磅礴的时代旋律,还有那诠释着“美丽家园、绿色田园、幸福乐园”泉水叮咚般的旋律,从街角,从农房,从田间,从地头,汩汩而出。

种田种树都能富

浦东新区惠南镇海沈村村民江耀民今年53岁,5年前,他放弃了泥瓦匠的工作,承包了村里180多亩地做起了家庭农场主,单种水稻,夫妻俩的收入维持在15万元左右。

2019年开始,江耀民的家庭农场尝试种十来亩“南汇8424”西瓜,年收入一下子增加了20万元左右。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算今年因为疫情种瓜收入降了,全年种地收入也不会少于25万元。

谈起他为何要放弃手艺回到村里种田,江耀民只是淡淡地说,村里集中土地搞规模化经营,与其给外地人种,不如自己承包下来种。

“不像以前一家只有一亩三分地,现在种田有规模效益、各级政府的补贴,稻谷国家托底收购,不怕辛苦就能挣到钱。”在记者的追问下,江耀民说出了心里话。

在江耀民看来,现在种地真的很幸福。因为家里买了中型、小型拖拉机各一台,其实重活、累活并不多。

江耀民通过经营家庭农场日子越过越红火,一江之隔的崇明区港沿镇园艺村的茅锦昌夫妻俩,则通过种植黄杨树越过越有奔头。

园艺村的黄杨产业远近闻名。今年66岁的茅锦昌是土生土长的园艺村人,他却几乎没有从事过农业生产,一直做驾驶员的工作。在他从驾驶员岗位上退下来之前,出于爱好,在2012年用自家的半亩地种了黄杨,没想过要通过黄杨挣钱。

2015年,茅锦昌把自家的黄杨种植面积扩大到3亩,第一棵树就卖出了8000元的高价。这让他意识到,种黄杨不仅能满足他的爱好,还能为家庭带来更多的财富。

“过去3年,村里黄杨产业越来越火,基本上都是客户直接来到村里或者基地采购,乡村振兴火了黄杨产业。”茅锦昌说。

记者了解到,2019年茅锦昌卖黄杨的收入是20万元,而园艺村黄杨产业经营额达4000万元。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反而使得黄杨生意更好了,茅锦昌家4月至5月的销售额就有25万元,村里其他黄杨种植户也是类似的情况。

园艺村党总支书记沈忠葵为记者分析了最近3年黄杨产业越来越火的原因:一是园艺村是上海首批乡村振兴示范村,名声越来越响,为黄杨产业做了很好的广告;二是大多数村民加入黄杨产业后,形成了产业发展和村容村貌提升的良性互动,村子美了,客户也就多了。

“不但是园艺村的黄杨产业火了,周边几个镇加入到黄杨产业的种植户也越来越多,良性竞争使得黄杨质量提高了,售价也跟着提了10%。”沈忠葵说。

从东到西,从北到南,不管是种田还是种树,也不论以前是从事什么职业,记者发现,只要融入大都市乡村振兴的时代旋律,上海农民的日子都越过越红火。

一产三产兴乡村

众所周知,上海乡村振兴的目标和抓手是“三园”建设,即美丽家园、绿色田园和幸福乐园,“三园”各自有着丰富的内涵,又有着密不可分的内在逻辑,产业振兴是逻辑基础。

站在地铁16号线惠南东站站台,一幅展示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的巨幅五彩水稻画尽收眼底,远处白墙黛瓦的村舍隐约展现在绿色的海洋里,伸向稻田的步行木栈道和伸向村子深处的骑行木栈道勾勒出了海沈村的人工景观。

记者通过村主任庄严了解到,该村去年被纳入上海乡村振兴第二批示范村后,针对一产比较单薄、二产资源不够丰富的短板,着力打造乡村旅游,效果明显,周边桥北、远东两个村也将加入进来。

海沈村是上海一个以农业为主的普通乡村,居民1691户,全村土地面积1658亩,平均每户不到1亩。2013年,村委会通过集体流转的方式实现了全面规模经营,8个农场也吸纳了村里一些劳动力,2015年还完成了村级集体资产产权制度改革。但是,没有工业和固定资产租赁收入的海沈村,必须创造条件发展出新的产业。

乡村旅游显然是海沈村率先想到的。只不过,一个农业村发展乡村旅游,要通过不断丰富种植业和服务业内容才能有所建树。

记者在海沈村看到了该村农业旅游的前景。家庭农场以稻蛙共生、8424西瓜品种培育等形式参与乡村旅游,同时,海沈村还努力探索花卉产业。基于此,海沈村找到了与乡村旅游业高度契合的第一产业。

问题是,海沈村就那么一点儿地,都已经规模化经营了,哪里来的土地资源发展花卉产业?

记者通过庄严得知,已经探索成功的花卉种植模式虽然只有6亩地,却引起了村民和花卉经营公司很大的兴趣。

兴趣自然源于利益共享。那6亩地是村委会从村民手里统一流转过来发包给花卉公司的,公司统一管理、统一培育、统一销售,村集体通过服务获利,农民通过为公司提供劳动在家门口获得工资性收入。

“一年实践下来,效果挺好,今年10月将形成60亩的规模,只是不再搞统一经营了,引导村民直接参与到新的产业培育中来。”庄严说。

也就是说,村委会只负责技术培训等服务,公司提供花卉种苗、承包销售,村民通过劳动在闲置的土地上种植花卉实现增收。

海沈村千方百计发展新产业,而拥有着黄杨产业优势的园艺村也在通过各种努力做强优势产业。

据了解,去年,村里专门请来国际盆景大师、日本水石协会会长小林国雄的崇明籍徒弟陈怡打造了“艺园”,园艺村从此有了一个集黄杨栽培、造型、展示于一体的培训中心和手工制作黄杨盆景的田间课堂。去年7月15日,小林国雄应邀来到园艺村,被水乡油墨画般的景色和朴实勤劳的村民所吸引,当即决定把“艺园”作为他在中国的一个教学交流基地,他本人还成了园艺村的名誉村民。

记者发现,在上海的乡村,围绕一二三产图振兴早已成为一种浪潮,在这个浪潮中,没有看客,人人都是跳跃的浪花。

反哺“三农”迈大步

20世纪90年代末,上海率全国之先提出发展都市农业。从那时起,上海以工哺农的脚步越迈越大。以种养结合为特色的家庭农场经营模式探索,以镇、村两级全面实现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为特征的上海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探索,不仅为上海乡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下了坚实基础,也为家庭农场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上升为国家战略贡献了“上海经验”和“上海智慧”。

最近几年来,上海反哺“三农”的步子迈得更快更大,如火如荼的上海乡村安居工程建设是最好的证明。

上海乡村安居工程以平移集中居住和保留村居改造提升为特征,目标是到2022年实现约5万户农民相对集中居住。2019年5月开始,上海市农业农村委员会把农民相对集中居住纳入乡村振兴示范村建设的重要内容,从而开启了上海农村平移集中居住的探索实践。

记者走进吕巷水果公园,郁郁葱葱、果香四溢的水果公园北面,定名为“和平里”的平移集中居住项目工地热火朝天。再过几个月,这个可以安置256户村民的“和平里”项目一期就将呈现在果园和湖景之间,并一起“迎接”AAA级风景区的到来。

村民告诉记者,选择在这里安居的农民可以拥有两套房,一套自住、另一套可以自住也可以出租,20年租金一步到位。吕巷镇其他村的村民也可以选择在这里安居。

与此同时,当地正在全面实施“三园里滨河步行街”项目,通过改造提升保留村居,引入资本力量,引导村民参与成立股份合作社,在宅基地上创业、就业。

上海市农业农村委员会的数据显示,从第一批9个上海乡村振兴示范村到如今的70个示范村,已经完成评估验收和全面开工的平移集中居住项目数量至少超过了12个,共涉及780户。2019年上海市相对集中居住农户完成签约近1.3万户。

关键是,这一切都是在全面征得村民同意的基础上开展的,是深得老百姓欢迎的安居乐业工程。

(作者:胡立刚 王田 王紫)

评论一下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