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老人成为“斜杠老年”,上海这个乡村如何实现人人增收?

2020年10月19日 10:02澎湃新闻

一个农村老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干干农活、打打麻将,以及闲着?

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让他们成为“斜杠老年”,身兼数职,做个船夫、厨师,又或者成为二胡表演者、手工艺人,顺便还能和20多个乡邻一起在15天里创造20多万的产值。

在上海奉贤柘林镇的迎龙村,这些已经成为现实。

日前,迎龙村入选国家农业农村部编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报告(2018-2019)》。作为上海市唯一入选村,迎龙村成为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

没有带动经济发展的核心产业,人口老龄化严重,甚至一度面临被撤并的命运,迎龙村创新乡村治理思路,聘请村民为村子干活,创建“和美宅基”,发展生态旅游,这两年村子里渐渐有了生气。

一个老去的村庄慢慢鲜活起来

10月13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走进迎龙村,稻田连片,河道纵横,红顶房屋整齐地沿河分布,河面路面干干净净。在“又见炊烟”营地,几名年轻游客在玩真人CS,村里老人则分为两拨,一拨在土灶前忙活着烧菜做饭,另一拨在筛粉做方糕。营地的露营区还放着几顶帐篷,这是国庆期间留下的。

十月初的长假里,迎龙村举办了乡野丰收节,接待了近2000名游客。听起来不算多,但这已经超过迎龙村的常住人口,村子里“前所未有地热闹起来”。河道上,游客们玩皮划艇,坐摇橹船,体验垂钓;营地里,大人小孩都可以射箭、套圈、投壶、走蜂巢迷宫,体验土灶烧饭;稻田里,艺术工作者们现场作画,乐队就在他们身后唱歌。

到了晚上,草坪上办起篝火晚会,乐队伴唱,大家一起烧烤喝酒,听音乐看电影,夜宿在帐篷里。晚会一直持续到夜间10点多,村党总支书记李天舒一开始还担心,声音这么大会不会扰民。仔细一看,载歌载舞的参与者里一半是游客,一半是村民,有几个坐轮椅的老阿姨也在一旁观看。

“农村的精神文化生活相对贫瘠,一搞活动,村里人都会过来。迎龙村已经搞了4次音乐节,每次就像过节一样。”李天舒说,后来有村民告诉他“历史上,我们这个地方就没这么多人来过”。

去年起,迎龙村开始推动农业与旅游业融合发展,打造“烟渔菛垄”乡村生态旅游景区,设立农家体验项目,科普中草药文化,进行江南水乡婚俗文化展演,举办端午龙舟赛等。越来越多的游客走进迎龙村,节假日有散客来参加亲子游,平日里有企业的团建活动,一个老去的村庄慢慢鲜活起来。

让村民在家门口工作

热热闹闹的背后离不开前期铺垫。

违规建筑、陈年垃圾、河坡鸡鸭棚在曾经的迎龙村都很常见,“河道上淤泥沉积,到处是垃圾,两岸间隔不到两米,人都能直接跨过去。”李天舒回忆道。如今,河道开阔,水质清洁,粉美人蕉亭亭玉立于水中央。

2017年5月,迎龙村试点启动“和美宅基”创建工作,拆除违章建筑,清洁村庄。创建初期,村委会把项目外包给第三方工程队,但是进展并不顺利。

对于村里的老一辈而言,他们不能理解村委会的做法,“为什么不让养猪?” “为什么把我东西扔了?” 村民和施工队也经常发生矛盾,“为什么先拆我家的,不拆隔壁的?” “我家怎么少了两只鸡,是不是他们偷走了?”甚至一个坏掉的凳子都要经历扔扔捡捡几个来回,第三方施工人员认为是生活垃圾,老人就是舍不得扔,一来二去,治理进程缓慢,村民天天到村委会吵架。

“老百姓不支持村委的做法,村干部做,老百姓看,甚至前面在做,后面再复原。” 李天舒说,当时每天要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向村民宣传和解释,但村民并不配合,还开玩笑说:“你们找的第三方,五个人拿一把铲子干半天。”

项目推进慢、浪费大确实是一大难题,村委班子想到,既然外包效果不好,何不把不需要设备和资质的工作交给村民自己完成,把工钱发给村民?

2018年2月,迎龙公益服务社成立,为赋闲在家、身体健康且愿意投身劳动的村民提供公益岗位,修筑篱笆、清洁河道、养护绿化等,按劳发放补贴,每人每天能有100元左右的收入。

一听在家门口干活还有工资,村民们争相上岗。究其原因,一是成本低,在家门口就业,没有出行成本、餐宿成本,一天还有100块钱左右的补贴;二是门槛低,服务社设立的岗位,如打扫卫生、扎篱笆,都是简单的生活技能,对农村老人来说就是“家务活”。

村民参与后,整村创建的工作顺利进行,迎龙村在40天成功创建19个“和美宅基”,创下了奉贤区纪录。

李天舒算了一笔账,以绿化保洁为例,如果承包给社会第三方,目前市场价3到4元一平方米,2平方公里一年的养护费要三四万,如果让村民自己做,只要花三分之一的钱就能解决,有效节约了村里的资金。

对村民来说,近两年,平均每户可以增收1000元左右。截至今年9月,服务社已覆盖367名社员,其中骨干成员50个,做工频繁的每月可以增加一两千元收入。

“村里的钱换一个形式还是留在村里,但村民通过自己的劳动所得,要比单纯的给他们发福利更好。他们有事情做了,我们也把事情做掉了。” 李天舒说,“老百姓参不参与,就好比顺水或逆水推舟。如果他们不支持,我们就推不动。”

老有所为,开启“斜杠人生”

通过公益服务社,发动村民的力量, 2019年12月,迎龙村成功创建为上海市美丽乡村示范村。但新问题随之而来,环境整治、生态修复需要大量劳动力,但项目创建好以后,日常维护不再需要那么多人手。

迎龙村调整发展思路,工作重心从生态建设转移到旅游发展。村委会引入社会资本,与第三方合作发展生态旅游项目,河道里出现摇橹船和皮划艇,院落里摆起大锅灶头……这才有了国庆节时的热闹场景。

旅游业发展为村民创造了新工作岗位,船夫、厨师和手艺人等新角色应运而生。66岁的戴云官,退休后在家里闲着,2018年加入公益服务社,修筑河道边的竹篱笆,还前往同镇的新塘村协助扎篱笆。现在,他也是一名船夫,时常摇着船带游客欣赏夏家浜水路沿途的乡村风光。

汤新贤也是一位船夫,周末、节假日游客多的时候,他就去河上撑船;平时也不闲着,有空就去服务社找点活儿干,修电表、修煤气灶都是拿手活儿。

在“又见炊烟”营地,老阿姨们生火做饭,切菜炒菜,家务活儿的手艺用到了旅游发展上,还能指导游客体验土灶做饭。“这些都是日常的生活技能,他们不需要学习或培训,轻松就能把家里干活的本事运用到工作岗位上。”李天舒说,老人们工作积极性很高,在挣钱的同时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有些活儿,村里老人恰恰是最合适的实践者。包粽子、做方糕、煎塌饼,很多年轻人可能不会,但老人却是这方面的行家。

今年端午节,迎龙村发动村里的老阿姨们包粽子,粽叶包裹住糯米和五花肉,在土灶上文火煨四五个小时,再由公益服务社进行包装售卖。起初只是一种尝试,村书记还担心一天500个会不会卖不掉,没想到这种传统手工制作的粽子广受欢迎,村里20多个阿姨参与到制作中,一天包5000个依然供不应求。短短15天里,这些赋闲在家的老阿姨们创造了20多万元的产值。

10月13日,记者走进“又见炊烟”营地,阿姨们又开始为重阳节的方糕忙活。“以前重阳节,村子要从外面订购,今年我们自己做,过节的时候发给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李天舒表示。

“始终让老百姓参与其中”

迎龙村现有户籍人口2732人,常住人口仅1800左右,其中60岁以上老人928人。大多数时候,村子里安安静静,偶尔传出悠扬的二胡声,很快又融在微风鸟语中。

10月13日上午,记者走进迎龙村生活驿站,十多名老人正在拉二胡吹笛,演奏《拔根芦苇花》;一屏风之隔,另外几位老人在做手工,几根彩带绕成空心球,公益服务社的工作人员在一旁指导。

过去,村里人聚到一起就是打麻将;现在,麻将依然有,但活动更加丰富,生活驿站每天都有老师专门教村民书法、烘焙、茶艺等,这里俨然变成了乡村版老年大学。

学成之后,这些老人还要去宅基、睦邻点、党建微家表演,向村民们宣扬文化。村里也会给予他们志愿者的待遇,发放一份补贴。业余生活丰富了,钱袋子也鼓了。

中午时分,三位老人拎着午饭从桥上走过,和村书记打照面,停下脚步聊了几句。她们刚从睦邻点打包午饭,准备带回家吃。李天舒介绍,村里有6个睦邻点,覆盖200多位老人,主要供宅基上的老人娱乐休闲、吃饭、吹空调。“一顿饭3块钱,主要是方便一些独居老人。有人在睦邻点吃,有人带回家,阿姨们吃的少,有的买一餐,午饭晚饭都解决了。”睦邻点的负责人其实也是村民,他们主动承担起做饭的任务。

走在乡野路上,李天舒说: “迎龙村的运营发展有一条主线始终不变,始终让老百姓参与其中。”他指着一片绿地说,“这草是村民割的,垃圾是村民捡的,他怎么可能把它破坏掉?” 从长效治理来说,村民们对自己做的活会更加珍惜、会更乐意配合村委会工作,而他们也是乡村治理的受惠者。

现在,迎龙村的公益服务社也向外村输出服务,由于价格比其他地方便宜,不少人找来,服务社成员们在学校里扎篱笆,在企业里管菜地,在别的村除草。

李天舒表示,经济之外,村里老人在忙碌中找到自我价值和获得感,少了“老了不中用”的感觉。众人一起做清洁、拉二胡、包粽子……无形中,村民之间、村民和村委会干部间也熟络起来。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作者: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悦 记者 高文)

评论一下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