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东乐罗村:乡村振兴 文化先行

2020年10月21日 09:11人民网-海南频道

编者按:乡村振兴,文化要先行。文化是乡村振兴的力量“凝聚枢”和发展“风向标”。作为乐东乃至海南有名的“博士村”,乐东乐罗村在乡村振兴过程中,重视文化教育的先进经验,或许可以成为乡村振兴战略中文化振兴至关重要的有力注脚。

在乐罗村,地位最高的不是有权人,也不是有钱人,而是有知识的人。对于知识和文化的追求和敬仰,流淌在乐罗人的血液中。

走进乐罗村委会大院,鲜红显眼的“光荣榜”上,当年考上高等学府和重点中学的学子名单,昭示着“读书人”在村里的地位。

“今年这个老周是最开心的,一儿一女全部考上了研究生,太给家里争光了。”村干部告诉记者,近年来,乐罗村以“博爱助学,书香乐罗,文化兴村”为强村之本,开展一系列振兴文化教育的工作,村庄焕发了新的活力,取得的成绩“看得见,摸得着”。

其实,乐罗的重视文化,是历史传承下来的。

书香乐罗

名人辈出的历史名村

望楼河畔的乐罗村,是海南乐东黎族自治县最大的自然村。面向出海口这一优越的地理位置,让乐罗在西汉时期就成为海南16个县治地之一。

繁荣的文化,与自古以来乐罗便利的交通位置分不开。村子的西、南与望楼港、罗马港相依,水上贸易畅通无阻,因此,从明清年间乃至民国之初,乐罗就是岛内外货物吞吐与集散的枢纽之一。从清朝以来,陆续有各地的人来这里经营生意,并建立起了会馆,如东莞会馆、琼文会馆等,也出现了一些经营百货的老字号如三民店、美昌店等。商业繁荣了,自然也就促进了文化教育事业的发达。

这里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崖州民歌”等古崖州文化的发祥地,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文化兴盛、人才辈出。颜任光和陈垂斌则是典型代表。

上世纪20年代初,中国教育界就有“南胡北颜”之称。“南胡”指的是主持东南大学的著名物理学家、我国第一位研究X射线的科学家胡刚复,“北颜”指的是北京大学物理系主任、著名现代实验物理学家颜任光。

颜任光(1888-1968),海南乐东乐罗人,中国现代实验物理的奠基人之一,对发展我国的仪器仪表作出了重大贡献。1948年,颜任光出任私立海南大学首任校长。这位从海南西海岸走出来的杰出物理学家,他的成长经历、学术成就以及爱国爱乡的精神,都是鞭策海南人、激发海南人文化自信的难得的榜样。

乐罗村走出的陈垂斌,在1926年召开的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共琼崖地委委员兼组织部长,曾先后领导组建了陵水县苏维埃政府和中共崖县县委,1930年,陈垂斌又在乐东莺歌海建立了这个地区的第一个党支部。

“生当为祖国,死亦斗恶魔。望楼水不断,永唱《国际歌》!”这是1933年3月9日,中共琼崖早期领导人之一的陈垂斌写下了的绝笔诗。那一年,他33岁。而这首绝笔诗,如清澈的望楼水,流进琼南人民心间,让革命的火种燃烧起来。

书香乐罗,历史上是一个名人辈出的村子。但在发展的过程中,也走过弯路。

历经坎坷

漠视文化让村子尝苦果

“那时候在派出所‘挂号’的吸毒人员就有差不多300人。”提起本世纪初的那段时间,村干部直摇头。

历史上辉煌过的乐罗村,在时代的大潮下,也难免有起有落。时间的指针拨回上世纪九十年代和本世纪初,相对于精神文化的建设,不少人更加热衷于追求物质的积累和享受。

漠视文化,导致的后果就是村民、民风、学风的全面滑坡。

说到这里,村干部给记者举了两个极端的例子。

“那时候,村子里有人在外面开大巴车,逢年过节开车回家的时候,停车后都要把油箱里的汽油抽出来放家里才行,不然肯定会被偷走。”村干部说。

第二个例子更加离奇,有一次派出所的民警骑着自家的摩托车来村里办案,结果,案子没办完,反而把摩托车给弄丢了。

社会治安差,村容村貌也好不到哪儿去。那时候的乐罗村还是泥土路,村里污水横流,就是脏乱差的典型代表。再加上不时出现的邻里纠纷,让昔日的“博士村”蒙上了一层灰色。

而这些,都被返乡的“乡贤”看在眼里,痛在心中。

如何改变乐罗当时的“丑态”,重拾往日的“辉煌”?在他们看来,还得靠文化和教育。

就这样,以“博爱助学”为宗旨的乐罗助学促进会成立了。

文化兴村

崇尚知识注重文化助推乡村振兴

“我们家孩子已经连续领了五年钱了。”乐罗村村民周才貌的脸上笑开了花。她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丈夫的早逝让她独自一人抚养两个姑娘。

生活的艰辛没有击倒这个坚强的女人,日子再苦,也坚持让孩子读书。2016年,二女儿不负众望考上西北师范大学,今年又考上了海南师范大学的研究生。好日子里,她最想感谢的,还是乐罗助学促进会。

2005年,一批从乐罗村走出去的“乡贤”决定,用支持教育的方式改变乐罗村落后的面貌。

“我们的理念是‘帮穷奖富’,对于那些真正贫困上不起学的,我们帮助四年,如果能考上硕士或博士,我们会一直帮到毕业。而对于那些家庭富裕的孩子,只奖励一次。”乐罗助学促进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05年至今,在各级党委政府和爱心人士的支持下,该会累计发放奖(助)学金近300万,惠及乐罗学子已经到达1001人。

现如今,乐罗村村民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中考或者高考结束后能够“上台领奖”,而这些“奖金”的来源,则是村里数百名爱心助学人士的慷慨解囊。

2018年,海南高考文科第一名颜铭正是出自乐罗村。上台领奖、披红挂绿、敲锣打鼓村里巡游……乐罗村给了“读书人”最高的礼遇。

而这些“身边的榜样”,也进一步激发了乐罗人崇尚知识注重文化意识。

以一组数据为例:2005年乐罗助学促进会刚成立时,当年发放的奖(助)学金对象只有11人,而这个数字在2020年变成了100人。

如今,整个乐罗村充满了浓郁的学习氛围。每年固定的助学仪式、固定的读书节、村里自己的杂志,以及逐年上涨的大学生数量,无不昭示着“书香乐罗”的辉煌重现。

随着文化的兴盛,村容村貌以及村民的生活水平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村里宽阔的水泥路两侧,随处可见的一栋栋小洋楼鳞次栉比。村干部告诉记者,村民的年平均收入已经从2005年的4000元左右,达到现在近20000元。这个过程中,“文化”功不可没。

乐罗的助学文化,也开始影响和辐射周边村庄和市县。如今,乐东已经有30多个村庄成立这样的助学组织,而且海口、临高、东方等市县的村子也来到乐罗考察学习助学的先进经验。

流淌千年的望楼河,见证了百年间乐罗村的兴衰。乐罗村的实践证明,重文化,则乡村兴;轻文化,则乡村乱。乡村振兴,离不开文化。要对乡村文化进行深度挖掘,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重建乡村文化生态,提升乡村文化建设水平,为乡村振兴战略和海南自贸港建设提供坚实保障和持续动能。

评论一下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