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行业> 正文

植保无人机飞入寻常农户家

来源:农民日报 2016.07.07

 

编者按:烈日炎炎,对于种地的农民来说,打药是最让人发愁的辛苦活儿。尤其是对于种植大户来说,打药请人难已成为一个大问题,正因如此,高效省力的植保无人机飞防作业正成为越来越多农民的新选择。为了更好地服务用户,一些植保无人机企业因地制宜由卖转租,搭建飞防订单平台,让农民可以更方便快捷地订购飞防服务,在各方的大力推广下,高精尖的植保无人机,正在以更亲民、更接地气的姿态,飞入越来越多的农户家。

支付宝一键呼叫 无人机喷洒农药

7月5日,在江西宜春高安市豪花村,从上海辞职回乡的80后村官方月萍,按下无人机的启动按钮。由支付宝服务窗提供订购服务,极飞农业提供无人机喷洒农药的服务正式开启。

蚂蚁金服近日宣布,旗下支付宝的服务窗中接入了极飞农业服务窗,用户通过支付宝APP就可以在线订购极飞农业提供的无人机喷洒农药服务。

方月萍乃是宜春市奉新县的大学生村官,为什么奉新的村官要来高安市打农药?

原来,方月萍担任村官后,组建了一个春晓水稻合作社,有6000多亩土地,加入合作社的村民500多户。而村民胡大德,是豪花村的村级服务站站长,随着近几年粮食市场行情不乐观,售粮难度一年比一年大,他也想加入春晓水稻合作社。

今年胡大德种植70多亩田,耕田和收割都是机械化,很好解决,但这么大面积打农药,要抢时机,靠他一个人又忙不过来,当地青壮年劳动力比较少,打农药特别辛苦、还味道难闻,在当地很难请到人干,他在咨询加入合作社事宜的时候,把打农药这个最大的心病告诉了方月萍,本想让方月萍到奉新帮他找几个人去打药。方月萍正好知道支付宝有无人机打农药服务,就推荐给了胡大德。

首次亲身体验无人机的服务,当地村民都是大开眼界。“在没接触无人机之前,觉得是个很高精尖的东西,实际接触后,发现非常方便高效,就跟玩智能手机一样简单。”方月萍说。

而蚂蚁金服和极飞农业的合作,更是进一步便利了普通农民获得无人机服务。

农村金融是蚂蚁金服的三大战略之一,蚂蚁金服不仅仅在其擅长的金融领域为农民提供互联网普惠金融服务,更在积极探索,通过其平台效应来撬动线下农业及其相关企业用科技服务更多更广的农民,推动农业机械化的实现。

极飞农业相关负责人表示,支付宝是国内领先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有强大的用户触达能力,入驻支付宝平台大大增加了极飞农业的精准用户关注度。据极飞方面透露,目前,极飞农业无人机喷洒服务,已经覆盖了江苏、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广西、新疆等八个省和自治区。可以喷洒的农作物种类也很多,包括水稻、小麦、棉花、玉米、油葵等。在过去一年,极飞累计喷洒农药面积超过56万亩。

入驻支付宝服务窗之后,用户只要在极飞农业的支付宝服务窗上填写服务区域、作业作物、作物面积、作业时间、联系人等信息,并交付100元定金,就可以预订无人机喷洒服务了。支付定金后,客服会派专人前往现场评估,评估后修改订单金额,用户支付尾款后就可以享受无人机喷洒农药服务。

 

从“不可能”到“这事儿可行” 沂源果农打药用上无人机

6月29日,笔者在山东省沂源县西里镇梅家庄村宽行密植苹果园里看到,伴随着隆隆的轰鸣声,一架小型无人机正在对苹果树进行飞防作业,这是沂源县果树中心召开无人机植保飞防试验示范项目现场演示会,首次采用飞机作业防治林果病虫害。

“头一次看到飞防,省工省力还解了用工难,真不错,回去一定推广这一先进技术。”现场,沂源县各镇办林果站、农技站相关负责人、西里镇及农机专业合作社社长代表150余人大开了眼界。

在沂源县,随着农村人口老龄化及劳动力日益短缺,统防统治和社会化、专业化防治日渐需求迫切,为此,县果树中心联合“蜻蜓农服”探索果园节本降耗新途径,寻求果树植保新模式。

“真是稀奇了,看不出这小小的飞机,有这么大的作用。”果园主朱传贵说。朱传贵试用飞机洒农药,这可是个稀罕事,附近村民纷纷跑来看热闹。只见一架直径一米左右的无人机在农业科技人员操控下盘旋爬升、空中悬停、匀速前行,将雾化后的药物均匀地洒在果树上。

无人机打药效果有保证吗?对此,县果树中心技术员刘进从技术层面给予解答:“和传统的人工喷药相比,无人机旋翼产生的向下气流有助于增加雾流对作物的穿透性,几乎每株作物都能喷洒到药水,一次飞行喷洒1亩地只需1分钟,一天作业面积达200余亩,是人工效率的50倍。”

“无人植保飞机喷药一亩地收费30元,可联系县果树中心服务热线、登入沂源果业网、当地合作社报名,只要有需求,服务就会到果园。”县果树中心副主任齐海说。

下午,“蜻蜓农服”技术人员带着植保无人机到西里镇江家峪村中华寿桃种植大户杜继刚的桃园进行飞防作业。“这飞机打药真到位,桃叶正反面都能见到药,比人工强多了。”江家峪村桃农徐光美对飞防赞不绝口。

沂源首次飞防作业的20余亩苹果、寿桃,与传统人工喷雾器相比,在作业效率、作业效果、节药节水、作业适应性以及应急突发灾害等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现场的果农看在眼里,服在心里,“再过两天,去我们合作社飞防,行吗?”“我们合作社有万亩苹果园,三天过后能来吗?”

“飞防”这个近年来植保行业不断升温的热词,在沂源山村渐入实践,无人机喷洒农药也从原来的“不可能”变为“这事儿可行”。

 

练好内功才能更好地为农服务

前些年用植保无人机打药还是个稀罕事儿,但近两年来购买植保无人机、下飞防作业订单的新闻已经层出不穷,屡见不鲜。越来越多的合作社、种植大户、植保部门尝试应用植保无人机来给农作物防治病虫害,与这一旺盛需求相对应的是,植保无人机企业发展迅猛呈现井喷之势,飞防作业的服务模式也越来越多样化,更为契合农民实际需求。

植保无人机高效、省工,以人工难以比拟的优势越来越受到市场和农民的认可,顺应现代农业发展趋势的植保飞防作业也展现出大好的发展前景,然而,红火的市场背后,植保无人机的安全性、稳定性等一些问题也尤为值得关注。例如近日,湖南益阳一农户采用无人植保飞机进行除草作业,却因药液漂移使周边农田种植的莲藕、水稻遭受药害。同样是在湖南,入夏以来发生了两起植保无人机在飞防作业中自燃事件,经调查是因电池质量问题。这两则事例反映的,也正是植保无人机当前面临的技术薄弱环节和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实际的农业生产中,只有能安全、稳定地经受住长时间、大面积农田作业考验的植保无人机,才是真正能为农民解决问题的打药利器,这就要求植保无人机不能只是做到表演级别的“飞起来很炫”,更要能实打实地适应农田作业需求,动力系统的安全持久、飞控系统的精准稳定、防蒸发漂移的飞防专用制剂的研发配套,都需要植保无人机企业下大力气去攻克难点、完善技术,并且用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来做好产品,只有技术过关、质量过硬,植保无人机才能飞得长、飞得远,才能真正服务好农业生产!

评论一下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