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监管、搬迁!扶贫中的热点问题,扶贫办做出回应

来源:农视网 2018.03.09

“我们现在不仅要打赢,而且要打好,也有这个信心能够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在7日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就“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相关问题回应中外记者的提问。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于过去五年的脱贫工作取得的成效用的是“取得了决定性进展”,具体有哪些?第二,2018年怎样巩固前期脱贫攻坚取得的成绩,完成政府确定的脱贫目标?

有2个标志:数字和发展

一是我们创造了中国减贫史上的最好成绩。2012年底的时候,我们国家有9899万贫困人口,那就是说差101万是1个亿。到2017年底还剩3046万人,我们在5年的时间里减少了6853万人,年均减少1370万人,这五年,贫困地区农民纯收入增幅比全国农村农民收入增幅高2.5个百分点,创造了历史上最好的成绩。

二是加快了贫困地区的发展。我们通过脱贫攻坚的大量投入,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得到了显著改善,贫困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也得到了明显改善。

将来怎么办?

下一步,就是要在坚持前几年脱贫攻坚经验的基础上,比如说坚持目标和标准不能动摇,坚持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体制机制不动摇,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基本方略不动摇。


下一步中央对深度贫困地区的脱贫攻坚工作有什么具体的安排和部署?

答一是要制定这些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时间表、线路图,包括采取什么措施,上哪些项目,规划制定工作在去年底已经基本完成。

二是中央和省级要加大对这方面的支持。包括东部地区帮助西部地区,也要加大对深度贫困地区的支持,比如说新增加的资金主要要向这些深度的贫困地区来投入。

三是我们要加强监测监控,对贫困发生率18%以上的县,贫困发生率20%以上的村,各地和扶贫办都要加强监测监控,发现工作不到位的,有可能完不成任务的,提早做工作,防止最后出现死角。


在扶贫搬迁过程中怎么样去化解成本比较高的问题,在后续扶持和防止返贫的问题上怎么做到平衡?

我们要明确易地扶贫搬迁是什么含义?就是对住在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地方的贫困人口,把他换个地方。因为他住在这个地方,地理的、自然的条件,没有土、没有水这样的地方,扶贫是年年扶、年年贫,所以必须要换一个地方。另外,这个地方就住了一二十户,你要给他修几十公里的路,要花几百万甚至几千万,成本还更高,还不一定能脱贫。特别是有的在生态脆弱的地方住着,破坏生态环境,所以也应该帮助他们搬出来。搬迁是一项复杂工程,首先要选点选好,搬到哪儿,老百姓愿不愿意搬,这一系列工作都需要我们去做。

不然的话,他永远在那个地方待着,永远是绝对贫困人口,所以该花的成本还是花,这个成本花的也是值的。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搬迁以后,我们常讲的要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就像你刚才讲的后续产业要有,如果你没有后续产业,光搬迁换个地方不代表脱贫,只有换了地方,而且配有了产业,通过自己的劳动有稳定的收入,这才能叫脱贫。所以我们的投入一部分是盖房,一部分是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建设,还有一部分就是后续产业的发展。我们现在这项工作总体进展顺利,老百姓非常的拥护,从搬出来的人来看,多数是已经开始逐步脱贫。

这两年我们的脱贫攻坚工作可以说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但是我们在采访当中也发现有一些基层的扶贫干部作风不实,包括搞数字脱贫、虚假脱贫,请问您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下一步您将如何加大监督监管,确保我们的扶贫工作真正的公正客观。

第一,这些不实是存在的。

第二,我们脱贫攻坚是在中国最薄弱的环节实施,而这些地区缺人才,做精准的事情、打攻坚战,必然存在困难和问题。

第三,我们基层扶贫干部的作风主流还是好的,我们脱贫6800多万人,首先有总书记的领导,有国家的政策,有社会各方面的帮助,但是最后要靠我们这些基层的干部来落到实处。

在这里给大家说一个我们掌握的内部数字,脱贫攻坚战以来,我们已有500多位基层同志倒在了脱贫攻坚的第一线,甚至付出了生命,这是我们的大多数,我们要肯定。但是,由于长期以来基层工作薄弱,党风政风存在一些问题,在扶贫工作中它必然会反映出来。我们也在注意纠正这些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我还可以告诉你,脱贫攻坚战以来,我们已经查处了作风和各种问题的案件6万多起,处理的人数8万多人,所以我们对好的要表扬,对问题我们要纠正,对犯错误的,作风不实的、弄虚作假的,我们要教育、要处理,对腐败分子绝不手软,坚决处理。

我看到一个数字,去年的扶贫资金有7.3亿出现了冒领挪用的现象。请问刘主任您怎么看这个数字,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有没有制度措施能够让扶贫资金使用得更高效、到位、及时?

扶贫资金从中央到村,光贫困县就几百个,贫困村有十几万个,面很广,环节也多,加强监管始终是一个问题。在这中间,也确实发现了不少的问题,有贪污浪费的,有优亲厚友的,有挤占挪用的。现在我们做了一些改革,就是把权限下放到县,中央的钱在全国人大审议通过后,一个月之内下到省里,省里接到中央的钱以后,一个月以内下到县里,要求县里尽快花出去。但是又出现一个问题,基层有的不会干、不敢干,不会花、不敢花,也出现了这些问题。

我们下一步准备什么新的措施呢?

首先是公开,中央财政、省级财政、市财政、县财政分配结果一律公开,乡村两级扶贫资金、扶贫项目公示公告,接受社会监督。这要作为一项制度,凡是扶贫资金使用、到村到乡的扶贫项目,必须公示,接受监督。群众一监督,搞猫腻的人就会害怕。让项目等钱,不要让钱等项目,解决地方不会干、不敢干的问题。即使是这样,还是会有胆大妄为的,没有关系,我们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能让他们得到一丁点好处。扶贫的钱是不能乱花的,要让他付出代价,这一点也请大家支持,也请大家加强监督。

还有一点,不光是钱不能乱花,还要把它花好。我们现在还有一项措施,要组织第三方机构去看扶贫资金使用效益到底怎么样,要有一个绩效评估。以前有这个办法,但是还不够完善,我们现在要把它做得更加好、更加完善。

有很多民众会因病致贫,请问这方面有哪些新的举措?

因病致贫,我们讲深度贫困,实际上是有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刚才讲的深度贫困地区、深度贫困县、深度贫困乡、深度贫困村,这是一个情况。二是因病致贫,这叫深度贫困问题。治病的问题也是一个世界难题,在发达国家也是一个难题,也花了好大的劲,解决的总是不太理想。我们现在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大约超过40%是因病致贫,从2014年建档立卡以来,到现在大体变化不大。

我们一方面要落实好我们面上的医疗保险制度,比如说参加医保、合作医疗这些制度以外,对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由国家卫生计生委主抓,有一个“三个一批”方略,大病集中救治一批,争取把他治好。对于慢性病,我们通过村卫生室、乡镇卫生院签约管理一批,经常给他当个参谋,出出方,吃点什么药。对于重病,特别是花销比较大的,我们兜底保障一批。

评论一下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