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河南虞城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调查

2018年12月05日 08:34人民日报

一个多月前,河南虞城召开决战脱贫的誓师大会,把工作落细,把责任压实,确保今年如期脱贫摘帽,脱贫成果经得起群众评判和历史检验。

走村入户算好“明白账”

李老家乡唐楼村是今年秋天最早完成三轮“遍访”中第一轮的乡村。所谓访,就是过筛子;遍访,意味着一户不漏,一点问题不留地扫尾清零。

“像一根一根地把头发数一遍”,这是笨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跟随驻村第一书记田秀章一家一家敲门入户,他们为村里每家贫困户做了一张享受帮扶项目一览表。

在贫困户陈友军家,清单一览16项,新农合交多少,政府补多少,电费补贴每月多少,一项一项跟陈友军的家属核对,不明白的地方一一讲解。陈友军接受了县里组织的海外务工,远赴菲律宾搞建筑,每月收入7000元,提起来村里好多人羡慕。

除了在外务工费用,陈友军的清单里还有光伏发电的收益每年1169.53元,这是虞城县农村能源革命试点阿特斯100MW光伏发电项目,今年6月已正式并网发电,每年预计可提供1000万元扶贫款。该项目采用农光互补模式,在光伏列阵下面还可以种植香菇、黑木耳、中药等。“我承包光伏下面的地,一年租金300元,种蒲公英,一年能收割五六茬,收益有四五千元呢。”利民镇村民吴聚成高兴地说。

千家万户,总有千差万别的情况。有的眼看已经脱贫,生了一对双胞胎,等于停了一份工,多了两张嘴,计算收入反而拉回了贫困。有的本来境况不错,一场大病陷入困境。“脱贫不脱钩,一家都不能返贫!”虞城县委书记朱东亚说的这句话,也是整个虞城县所有扶贫干部的心愿。

“我现在想吃啥就吃啥,再也不会为吃穿犯愁了,感谢共产党帮我脱贫。”76岁的唐楼村老人张自良去年纯收入3662.81元,达到了脱贫标准,但他仍然享受着新农合、大病医疗保险等14项扶贫政策,不用担心医疗费付不起,不敢吃药、看病等问题。而最让老人欣慰的是,去年孩子们通过村里的孝善基金给他4800元钱,政府又补贴了450元。“我不想给孩子们添负担,但这是孩子们的一份孝心。”

目前,“政府引导、社会善助、子女为主”的新型养老模式,在虞城县遍地开花。“子女自愿交纳赡养费+财政按比例补贴+帮扶单位资助+社会爱心捐助”的孝善基金运作机制得到推广,把“脱贫攻坚”与“孝善文化”有机结合,引导子女主动承担赡养老人义务,让农村贫困老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质变非在一朝一夕,背后一招一式颇有讲究。”朱东亚感慨,从道路硬化、垃圾收集、卫生改厕,到生态湿地、河道经济、美丽乡村建设,再到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处理试点、历史文化发展融合,虞城县脱贫攻坚接近尾声,乡村振兴曙光初现。

有思路就有了出路

镇海村沙集乡陈楼村35岁的陈伟,在扶贫工厂里开了家专门做防雨制品的公司,62个员工全部是附近的村民,其中贫困户有32名,在家门口就可以上班,遇到农忙时还可以兼顾回家种地。后李庄村的贫困户王素梅在厂里工作一年多了,“现在每月工资都有两三千元,家门口工作还可以照顾孩子,日子过得比以前好多了。”

“现在的订单供不应求,我也一直在考虑如何让农民赚更多的钱。”陈伟计划明年开展职工入股计划,投资5000元或者1万元入股,既可扩大生产规模,每个月还会有额外分红1000多元。

目前全县贫困村扶贫车间146个已全部建成达产,非贫困村扶贫车间20个,新建产业孵化园17个,带动5200名贫困人口在家门口就业,每个贫困户月增收1500—3000元。扶贫车间招商,引来多家知名品牌以订单生产形式入驻贫困村扶贫车间,催生了一批电子产品、服装、工量具、玩具等新兴产业,形成了“以小育大”“以大带小”产业发展新局面。

虞城县利民镇镇长王润先坦言:“扶贫教会我们‘问题导向’,要不是挖空心思破解扶贫难题,哪能这么抓产业?哪能这么组织动员人力?可以说扶贫带来了发展思路,打下了经济基础。”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为了扶贫,虞城把农民的甜玉米种植提前,小麦播种之前,再多种一茬荠荠菜,用来生产速冻水饺。行情好,一茬荠荠菜可以顶一年甚至好几年的农业收入,一下子在全县发展出10万亩荠荠菜。

还有豆芽,别人看不上的小产业,却在扶贫中大放光彩,虞城建成一个全国甚至世界最大的芽苗菜基地。在刘店、大侯、站集等乡镇,金豆子蔬菜食品公司建起5万亩优质大豆种植基地。贫困户除能务工,还可以用土地、小额贷款等生产要素加入扶贫合作社,依靠企业“点豆成金”,每年获得3000元分红。

扶贫战役不断汇聚的内生动力和发展活力,为虞城的未来发展夯实基础。虞城北部乡镇有生产钢卷尺传统,全球市场85%的钢卷尺都来自这里。但这个行业需要电镀,环保要求之下,行业被卡了脖子。虞城一鼓作气,投建了一座豫鲁苏皖周边方圆300公里规模最大、设施最完备、实现重金属零排放的环保电镀园区。500亩规模,一期8万平方米投建即被占满,二期未建就订出一半。产能不仅满足虞城,还辐射周边几省,过去不敢想的产业托举加速形成。

扶出能力,扶出作风,扶出感情

8月18日,虞城没想到一场雨会下那么大。台风“温比亚”横扫而来,从17日20时暴雨倾泻,到次日气象台报告降水量已达150毫米,多数人判断雨快停了。但数值很快超过了200毫米,超过300毫米,超过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极值,19日超过400毫米,相当于三天落下年均降水量的六成。

这天是周六,一大早的暴雨,没等县里统一号召发出,包村干部、驻村工作队、贫困户帮扶责任人、第一书记等都已齐齐赶到不同的岗位上。副县长程惠建早上8点多出门,走遍南部11乡查看内涝。在黄冢乡,村干部正往外转移一对70多岁老夫妇,跳下去帮忙,才发现积水已涨到1米多深。

连续14个多小时,没有一个村干部缺位。城市乡村、村头路角,到处是党员、干部奔忙救灾的身影。全县数千名党员干部、乡镇同志坚守雨中一线,很多人两三天都没回过家。程惠建那天临出门,往兜里塞了几包稳心颗粒,自己没用上,反而为一位乡镇同志救了急。

黄冢乡付大庄等村地势低洼,受灾最重。王楼村党支部书记刘伟背出了91岁的贫困老人赵凤兰,乡干部卢允博等争分夺秒转移出40多名群众,付大庄村党支部书记焦生运为转移群众,自家生产的10万多元纸管淋在雨里,全部泡汤。最终成功转移出600多人,当天安置点就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和领导组,安保、医疗、住宿、消毒、值班和志愿服务同时进场。暴雨倾泻,全县未出现一例伤亡。

朱东亚非常感慨:“若不是这些年扶贫实战锤炼,很难想象我们有这样的组织效率、应急能力和工作状态。扶贫到了这个阶段,更体会到中央决策英明。脱贫这一仗打下来,干群关系、工作能力、发展质量等都全然一新。”

在县委工作的董雨,从小长在城市,过去没机会跟农村打交道。如今联系贫困户,大爷大娘见她称呼变成“好儿”。沙集乡郑海村马玉兰今年70多岁了。董雨热心细心贴心,时间长了,大娘每打下花生、挖出红薯,都非要给她送,坚决不收还遭埋怨。今秋,打了棒子面,再三送她不要,大娘没办法:“那我蒸成馍,说啥你也得吃一个!”

谷熟镇党委书记时圣宇说,开展精准扶贫,农村干部换了个人。为了纠正贫困户“等靠要”,镇里干部利用光伏发电的收入,设置公益岗位,帮助贫困户互助增收。为了兴产业,副镇长徐守峰七下宁波,拉来羊绒大衣加工产业,让群众年增收2000万元。东头村女支书王莉萍从带一个村种菜,一鼓作气到带3个村致富。宋庙村支书王士魁,51岁学电脑,打字写了一份生态产业实施报告。“干部在状态,群众就有好心态,政风就有好生态。”

(作者:龚金星 李林宝 王汉超 周小苑)

评论一下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