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富> 人物> 正文

她要全村男人都回乡

来源:农视网 2015.01.21

 

这个大山深处的村庄叫岔弄村,今天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可村里人却穿上节日的盛装,想要记者纪录下他们要表达的一种特殊的心情。这些哈尼族妇女们正在做的叫豆腐圆子,寓有团圆之意,平日里很少做,只有过年过节时才会准备。中午12点钟,长桌宴开席了,这时记者才发现一个特别之处。

哈尼族歌曲:我们今天很高兴,我们心里面很高兴。干杯,喝完。

村里的妇女们频频向这个叫赵菲的人敬酒。赵菲到底做了什么,为何如此受妇女们的敬重?

村民白梦花:她是说,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她说特别特别感激。

村民高八收:可以说是我们的精神支柱了。

赵菲是从云南临沧嫁来的外地媳妇,她也不是哈尼族人,怎么会成为全村妇女的精神支柱,而且受到这么高的礼遇呢?岔弄村都是山地没有一块平地,全村100多户人家,生活都很贫困。

村民杨红芬: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这里很穷。大部分的男人都是去打工了。

记者:你老公出去了吗?

村民张啊友:我们很苦,所以(男人)去打工,要给小孩读书,还有两个老人家在家里面出不了工,全部都要靠那个男人。

她叫李婕,是个90后女孩,刚新婚不久,老爸和丈夫都出去打工了。新婚就别离,是村里很多妇女必须面对的事情。

村民高八收:特别是过年,差不多一个星期,我没有睡觉,哭,抱了小孩哭。

村民张啊友:有的时候睡觉睡不着,冬天的时候是很冷,那个时候最想念了。

谁不想让自己的男人回家,但是生活所迫大家都只能选择接受。而赵菲却与其它女人不同,从一开始就琢磨着怎么能让老公早点回家。最终她想到的这个法子,不仅叫回了自家的老公,还让全村更多的男人回了家。并且年赚80多万元,在这个平均年收入2万多元的国家级贫困县,成为了创业明星。

绿春县长途汽车站,曾是赵菲的伤心地。2005年,新婚才2年的赵菲,就在这儿送别了即将外出打工的丈夫。同来的妇女们也都是在这儿和丈夫告别。不过,那天,赵菲还没把丈夫送上车,就带着孩子提前回了家。

赵菲:我就把我儿子抱起来,到那个空地里面哭了一整天。我们两个谈恋爱到结婚四年的时间,都寸步不离的我们两个,突然之间一下子他走了,肯定是心里空虚虚的,一下子没有安全感了。

赵菲心理苦闷,就去找好友高八收诉苦,本来是想得到安慰,可高八收的一番劝解,让赵菲的心更凉了。

记者:(你老公外出打工)多少时间?

村民高八收:12年。

记者:那(老公)多长时间回来一次?

村民高八收:五年,五年才回来一次。再回来的时候,我儿子那时候读初中了。

牛郎织女还一年见一回呢,留守妇女和丈夫竟然五年才见一面。赵菲心里害怕了,夫妻分隔两地的生活,何时是个头呀。赵菲暗自决定不再被动等待,要拼尽全力把自己的男人弄回家。

赵菲:最开始的原因很简单,很简单。就是不想(让)他外出,两个人都有事情做,两个人在一家团圆,多好,多幸福。

为了达成心愿,赵菲拼了命的赚钱。她白天到山上收茶叶,晚上去县里摆地摊,一年下来挣到了三四万元钱。这虽然比丈夫在上海打工月收入4000多元要差些,但赵菲还是心存希望,三番五次叫丈夫回来,但丈夫总是推脱。

丈夫卢云松:光那点钱还是不够的。后面第二年回来,我说再干一年,我是这样骗她,不是说我还要去(打工),我不是,我是,我还再去一年。

赵菲做梦都想把丈夫弄回家,看年赚三四万元钱说不动丈夫,赵菲决定找点大生意做。2008年,赵菲这个外来媳妇,在当地哈尼族人“吃穷”的风俗中发现了一个商机,很快在全县出了名。

赵菲嫁进村的时间长了,和村里的姐妹们逐渐相熟起来,常被叫去参加像这样的长桌宴。让赵菲感到新鲜的是,哈尼族人办长桌宴,有时因为过节,有时候的由头也让人意想不到。

村民白梦花:我这个也是,我姑娘我们两个骑摩托车摔了,然后就叫魂,还要叫五六桌人。反正我们一般钱什么都花在节日上面。

村民张明里:基本上每个月有一次节日,只要是朋友来,我们就会摆,摆长桌宴,基本上就是我们哈尼族的风俗。

这样的宴席,赵菲有时一个月参加三四回,去得次数多了,她发现一个赚钱的好机会。这让赵菲很兴奋,赶快打电话和丈夫商议,把攒下打算盖新房的钱全拿出来。又找当地妇联贷款,共投入24万元创业了。消息一传开,妇女们都在背后笑话她。

岔弄村妇女主任陈建琴:房子都不好,她自己也都不会干。所以我们就想她贷了那么多的款,怎么还都不知道。

按当地的习俗,结婚成一个家,就首先要盖一栋房子。赵菲竟然把盖房的钱全拿出来,丈夫心里很不痛快。

 

赵菲:当时他很生气的,一个星期没跟我讲话。我跟我老公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说你别怕,现在他们盖起来了,你也别怕他们嘲讽,以后我们盖比他们还要漂亮的,我一定要盖我们村子最漂亮的。

那么,赵菲在长桌宴上发现了什么商机呢?赵菲发现当地虽然贫困,但是哈尼族人办喜事丧事,或是祭祀时,长桌宴上肉类是必备的,黑猪肉更是主菜,可当地人养黑猪,家家户户最多养两头四头,商贩们有时想收购黑猪还真不容易。

赵菲:到用量不足的时候,他们需要的时候,他们就必须要到村村寨寨去找,哈尼族人卖猪的时候,他要分时间,意思今天的日子不好,他就不卖。

2008年赵菲建起了猪场,养殖了100头哈尼黑猪,她想让商贩们要买猪时,随时都能买得到。2009年,赵菲养殖的黑猪出栏了,销售的火爆印证了她对市场的判断,当年收入达到10多万元。不过,这么好的事赵菲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她最揪心的事还没解决。当时丈夫在工厂里职位晋升后收入翻倍,和赵菲赚得差不多。所以无论赵菲怎么说,丈夫都觉得回来的时机不成熟。

丈夫卢云松:假如我回来了,养殖有一定的风险,万一有什么病情,万一一下就没了,你很难起来的。如果是我在那里的话不怕,你亏一万两万,没事的,可以弥补这个风险。

丈夫说得有理,赵菲无法反驳。但她实在不甘心,也不愿意再等了。既然养殖黑猪不行,那怎么才能把在外打工的丈夫吸引回来呢?赵菲心里又有了一个算盘。

赵菲:我要做更大一个项目,更有说服力的,更能说服他的,肯定是会让他回来的。

那么,赵菲接下来做了一件什么事情,还真把在外打工的丈夫逼回了家呢?2011年赵菲在参加妇联组织的学习活动时,了解到野猪的价格是家猪的十倍,她决定改养野猪。为了说动丈夫,说明养野猪的前景,她把在外考察的照片给丈夫看。

丈夫卢云松:她就手机里面翻出来,是这家的,那家的,她是这样。她给我看,我就看,还有偶尔想起来,我还在看,是不是我自己还要验证一下。

丈夫动了心也和赵菲去考察了一次,不过始终没明确表态。赵菲心里忐忑,怕丈夫下不了决心。这时,发生的一件事,让赵菲突然悟了到丈夫的软肋,她想到一个招数,保准能让丈夫乖乖的回来。这件事在野猪养殖场里很常见,这不记者来采访时也碰上了类似的事,两只公猪打架了。

赵菲:你进去的话,它还会攻击人。根本没用,现在进去根本没有用,要打到它累了。小的那个打败了,你看打败了它就只会叫,快点快点分开它。

当时,赵菲在考察时也遇到了这种情况。野猪的凶猛让赵菲心里发毛,她意识到自己容易害怕,力气又小,根本养不了野猪。但此时赵菲不但不放弃,还来了个先占后奏,先包下了26亩土地,进回160多头野猪,万事齐备后才打电话叫丈夫回来。

赵菲:野猪它有攻击性,有的会伤到人。我们女人就是很不麻利,不方便的,始终是男的话,他就肯定这方面都要灵活些。两个人在一起要更好些,更有依赖。

赵菲拿准了丈夫虽然性格沉闷,但是从心底心疼她。赵菲知道丈夫看到养殖野猪危险性大,不会置之不理。果不其然,丈夫亲身经历了野猪的攻击后,很担心赵菲的安全,再也不提去打工的事。

丈夫卢云松:有时候像今天这种场合下,两群猪打架的时候,有时候是公猪,突然跳出来的时候,那相当危险的事情,万一伤到了我也过意不去,我作为一个男人。

其实,赵菲希望丈夫留下,不仅是为自己,也是为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她希望丈夫能陪伴孩子一起长大。

 

丈夫卢云松:再说小孩子也是应该管的时候,不是老是小的时候,小的时候给他吃饱穿好就可以了,稍微大了,父母不在身边是不好教育的。

2011年4月,丈夫决定不回上海打工了,留下和赵菲一起养野猪。有了丈夫的帮助,赵菲的胆子更大了。她把猪场暂时交给丈夫,自己到农户家里寻找村民中很少有人养的猪。这种猪是赵菲发现的一个新赢利点,成为她日后赚钱的关键。赵菲要寻找的这种猪因为体型特别,农户们对它有一个好玩的称呼。

村民:就是冬瓜猪,那个肚子趴趴的,像冬瓜。

赵菲:他们说那个猪,就是肥肉太多,在市场上卖不上去价,所以老百姓慢慢的就把它淘汰了。

赵菲费了三个月,终于在靠近越南,一个很偏僻的村子里发现了这种猪的踪迹。画面上这种肚子大,耳朵小的猪,就是“冬瓜猪”,学名叫“滇南小耳猪”,赵菲把收购到的四头“滇南小耳猪”视若珍宝,源于她在电视上得到的一条消息。

赵菲:电视上看到滇南小耳猪的话,它那个肥肉多,这个野猪的话就是瘦肉要多,能不能把它杂交综合它的优点,能更适应市场。

赵菲和丈夫左盼右盼,2012年2月,野猪和滇南小耳猪杂交后的头二胎小猪终于出生了。为了让它们的生长更接近野生状态,白天赵菲把野猪赶到山上放养,晚上再赶回猪圈。可是几天后,蹊跷的事儿发生了。

赵菲:这里有两窝小猪,一窝是七头,一窝是五头,有一天,我进来怎么会两窝小猪都没见到了,没见到只有一头,只剩有一头,我就问我老公,我说那些猪去哪里了,他说他不知道。

丈夫卢云松:特别奇怪的,为什么跟大猪一起出去,又不领回来,我们就有点着急。

这小猪怎么会不见了呢?赵菲这下子着急了,因为小猪没了,不仅关系到她猪场的生死,更重要的是如果这次亏了钱,丈夫还是得重回上海打工,赚钱填补窟窿。

赵菲:你让他回来这个风险也挺大的,就是这个比如说万一亏了怎么办,就两个就死在一起了。很矛盾的,当时的心。要是他在多好,可以少担心些,他也可以给我承担一部分压力。

赵菲真不舍得丈夫再次出去打工,也不想自己之前的努力都白费。赵菲一定查出元凶。4月份,又一头母猪下崽了,赵菲再次把小猪放到了山上去。这次,赵菲是有备而来,她拿了相机,跟在小猪后面,赵菲想让小猪做诱饵,看看到底谁是凶手?

赵菲:小猪一停下来,我就赶紧躲起来,我一直在后面跟,声音也不敢有,就是我一个人,然后小猪一回头了,我就赶快退回来,在后面躲起来了。

赵菲小心的掌控着和小猪仔之间的距离,突然眼前发生了恐怖的一幕,把赵菲吓哭了。

赵菲:那个公猪它没见到我,就猛得一过来,就拱一下,就把那个小猪抓走了。当时把我吓了,很残忍的,一叼走,那个小猪一边叫一边它就吃了。

虎毒还不食子,公猪竟然吃小猪仔,赵菲想不到还有这种事,她赶快拿起相机来拍下了那一幕。那么,公猪到底吃什么样的小猪呢?赵菲发现公猪吃的并不是最虚弱的小猪。

赵菲:刚刚生的那个小猪,放出去它就吃了。就是小猪身上有那个味道,那个腥味,它就吃,再小一点的猪我们就不敢放了。

从此,赵菲把小猪先圈养一星期后,才敢和大猪一起放到山上。再没有出现过公猪吃小猪的情况。2013年6月,赵菲养殖的杂交野猪出栏了,由于赵菲是当地第一家养殖野猪的,很多客户上门定购。而且赵菲把野猪和滇南小耳猪杂交后,口感肥瘦相间,正好适合做云南人非常喜欢吃烤猪肉。这一年赵菲和丈夫,女主外,男主内,赚到了80多万元,赵菲不仅在村里盖起了新房,更令她自豪的是,她成功实现了很多当地妇女们朝思暮想的事,让自己的男人回了家。

赵菲:总是觉得美滋滋的,就是两口子能在一起,一家人团圆,总觉得这就挺幸福了两个人。

赵菲和老公这对甜蜜搭档,在村里同进同出,村里的姐妹们见了,都羡慕死了。有次赵菲和丈夫请大家伙儿吃饭,这下可惹恼了姐妹们。

赵菲:她就跟我提了一个意见,我记得很清楚,她就说不要叫他们成双成对的来,我挺难过的。

村民高八收:因为我吃醋了。

村民张啊友:我悄悄的躲在那个角落里会哭泣,羡慕他们,两口子一起出来,是不是。

村民卢凤英:哎呦,一下子两个人恩恩爱爱的感觉,当时我心里面也想,要是自己的老公在身边的话多好。

村里的姐妹们看赵菲把自家的男人吸引了回来,一拨拨的找她取经,寻摸着也通过养猪赚钱,叫回老公。但是,一头杂交母猪就5000多元钱,妇女们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村民卢凤英:太贵了,我就养不起,不用说养一头猪5000元钱,连我自己家的生活费也还支撑不起呢。

姐妹们的难处,赵菲都明白,她很心疼这些姐妹。而且她发现村里的男人们长期外出打工,夫妻两地分居,离婚的夫妇越来越多了,村里100多户人家,离婚的就有10多户,赵菲很想帮助姐妹们一把,把全村的男人都弄回家。

赵菲:妇女挺不容易的,肯定是要多回来,现在离婚率也那么高,总是分居也不是办法,总会有什么摩擦,两个人在一起干才更有劲,所以也是为了留住老公的同时,也就给这一个家,一个团圆的,包括小孩都是很有幸福感的。

赵菲想到了母猪借养的办法,解决妇女们缺钱的问题。她最先找到高八收,得知母猪能先免费借养,高八收开心坏了,第一个借走了12头母猪。

村民高八收:高兴太高兴了,(母)猪生小猪那天晚上,我睡都没有睡,太高兴,抱了像个小孩一样抱了。总有一天我的老公回来,我也同甘共苦,我也这样想了。

如今,高八收养殖的黑猪200多头,她把在外打工了12年的丈夫,叫回了家和她一起养猪,夫妻两人一起干,劲头更足了,今年她还打算把在外打工的儿子也叫回来。

高八收丈夫卢云松:我老婆养猪了,她说不要出去打工了,我们在家里养猪。我亏钱他们太多了,我也尊重她的意见。一家人在一块,心里也更踏实。

在赵菲的带动下,村里越来越多的妇女把在外打工的老公叫回了家。在长桌宴上,成双成对的夫妻很多。采访中就有妇女骄傲的向我们介绍她的丈夫。

村民:在那边。

这就是张明收的老公,在村里像他这样不再外出打工,回来创业的男人还有很多。

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岔弄村妇女主任陈建琴:本村的这些人,大部分养猪的,全部都是她带动的,一起出去的,一批批出去的,现在回来了三分之一人。

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绿春县妇联主席:像我们比较偏远的(地区),还存在外出务工的人很多,留守妇女也很多,通过扶持起赵菲来之后,外出务工的人慢慢的就回乡创业了。

如今,村里的很多妇女都实现了让老公回家的梦想,她们告诉记者现在很知足,因为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大的幸福。

评论一下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