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东:乡野春笋鲜

2019年04月11日 10:35人民网

春雷“轰隆隆”叩响大地,慵惰一冬的乡野倏地惊醒,树梢抽芽,池水泛绿,空气甜润润起来,竹笋呢,在地下肆无忌惮地伸了个懒腰。

“一犁足春雨,一丝摇晴风。”春雨婉约起来时,下得如烟似雾,蒙蒙湿气洇染了每个角落,竹叶子一忽儿便青翠欲滴了,绿得逼眼睛。地下的笋娃彻底清醒,它收到春的信息,不安分了,铆足劲儿想蹿出来;春雨也会活泼甚至泼辣起来,哗啦啦下个痛快淋漓,雨点落在竹叶上,“簌簌簌”再渗入土壤。土壤一湿软,笋娃便开心了,冲破土层毫不费力,省下的力气可用来长个子。

在浙东的乡野,不但竹林,溪边、地头、堰旁亦随处有春笋。挖头茬笋如寻宝,脚步轻缓,眼睛探照灯般扫射。哪里埋伏着笋,经验丰富者凭土壤隆起、裂缝、用脚踩有松软感等蛛丝马迹便可寻得,轻轻扒开四周的土,赫然可见笋娃深褐色的小尖脸。

刚冒尖的春笋,鲜嫩清脆,为上品。“清明一尺,谷雨一丈”,等它以疯狂长势劈里啪啦钻出土层,尖端的笋箨从深黑渐成绿色,味道便相去甚远了。吃春笋的时机转瞬即逝,好好抓住才不辜负春天,不辜负这春天的“菜王”。依时而食是对大自然馈赠的最好回报。

春笋吸足一冬的水分,汲取大地回春的精气,沉甸甸,鲜灵灵,乡野珍味名副其实。削蔸,去皮,剥壳,露出圆墩墩白玉似的笋肉,特新鲜的,还泛着滑嫩嫩的绿。焯水去涩,滚刀切块,水煮,加盐少许,春笋特有的鲜香弥漫开来,屋子里恍然有了山野的灵秀气息,能让食者与天地相连。

夹一块,细细咀嚼,脆而嫩,汁水饱满,鲜味笃悠悠地在舌上流连婉转。白居易在《食笋》诗中写:“置之炊甑中,与饭同时熟……每日遂加餐,经食不思肉。”他老人家将笋隔水蒸熟即食,不添加任何调料,吃久了就连肉都不想了。原汁原味便能如此轻易地俘虏舌和胃,这大概是对食物最大的褒奖。

李渔在《闲情偶寄·饮馔部》里评笋为菜蔬之冠军,赞其“不止孤行并用各见其美,凡食物中无论荤素,皆当用作调和”。笋这东西真的是奇妙,单吃已够让人牵肠挂肚,还荤素百搭,炒、烧、煮、煨、炖等皆可,可谓“戏路”宽广,可塑性强。小清新时,爽口清淡,鲜得笃定而优雅:凉拌春笋,雪里蕻春笋,春笋炖排骨……尤其腌笃鲜,将咸肉、鲜肉、百叶、竹笋汇于一锅,加入姜片、葱、料酒等,“咕嘟咕嘟”,不慌不忙地熬上几个小时,鲜掉人眉毛的一锅即成。肉类酥肥喷香,汤汁浓郁不腻,春笋则吸收了肉与高汤的精华,油滑脆嫩,鲜味浓厚,连笋带肉急不可待地送入口,爽脆香美、幼嫩咸鲜尽收于味蕾。春笋一旦艳丽妖娆起来,亦无可抵挡,别说春笋三杯鸡、笋块烤肉、春笋烤鱼鲞等,一道油焖春笋便足以让人倾倒。用葱花爆锅,下笋块炒软,浓油赤酱红糖一调,白嫩的笋肉被热油逼出焦香,色泽红亮,香嫩鲜咸,百吃而不腻;当然,偶尔还有气质款,取一种纤细的春笋用盐水煮熟,做成手剥笋,旁边辅以盐水梅豆,名为“青梅竹马”。这意象之美,这细节的趣味,味道如何,倒不重要了。

评论一下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