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正文

“新农民”将成为农业发展的主力军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报 2017.11.10

本报记者 贾丽玮报道

无人机喷洒农药、动力排灌机在田间灌溉、机器人(20.890,-0.09,-0.43%)忙采摘……随着农业现代化的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亟须一大批懂科技、会运用的新型职业农民群体。

近日,在太原举行的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推进会上,农业部科技教育司司长廖西元表示,今年将在全国范围内培育新型职业农民100万人以上。

会议提出,在新形势下,要准确把握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是要培养更多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让新型职业农民成为提升农业质量效益、推进农业绿色发展、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的主力军。

记者梳理发现,2012年,“新型职业农民”首次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五年以来,我国通过实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程,共培育各类新型职业农民400多万人,这其中大多数已经成为了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头人和骨干。

经过农村改革的不断探索与实践,新型职业农民已是支撑现代化农业发展的最大动力。据介绍,目前全国新型职业农民规模超过1400万人,一大批具有一定科学文化素质、掌握了现代农业生产技能、具备一定经营管理能力的新型职业农民,正在成为现代农业建设的先导力量,可谓新型经营主体。

“新农民”是必然趋势

传统农业效益低,付出大,导致近些年土地抛荒情况越来越严重。“未来谁种地田,如何种田?”俨然已经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选择加快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队伍建设,不但能解决“谁来种田”的问题,还能达到科学更好种田的一个关键目标。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梁晨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是现代化发展的必然要求。有文化、有技术、懂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也将成为农业发展的主力军。

随着我国农产品(8.130,-0.10,-1.22%)出口的不断增加,质量也在不断提升,显然,传统的种养殖方式已经不能满足现状。以此,对于“新农民”的培育也显得尤为重要。

梁晨同样认为,中国的农业现代化需要农民的现代化,尤其是面对国际农产品市场的竞争,我国农产品的价格和质量都没有占据优势,提高农民的文化、技术、经营水平对于提高我国农产品的竞争力来说至关重要。

“一直以来,我国都是农业大国,所以非常有必要培养新型职业农民,这符合广大农民的利益。”中研普华研究员覃崇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覃崇表示,我国农业农村发展已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农业的主要矛盾由总量不足转变为结构性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而且,承担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主体是广大农民,农民素质的高低从根本上决定了新农村建设的水平与质量,新农村的建设要新型职业农民来提供人才支撑。

然而,梁晨表示,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农民身份的问题。长期的城乡二元结构和户籍制度让“农民”成为一种身份,而不是单纯的“职业”。要培育新型职业农民,需要将“农民”重新成为一种职业,而非身份的象征,因此需要在户籍制度和城乡二元结构方面铺好路。

同时,“目前我国农村人口数目庞大,他们是新型职业农民的储备力量,但是由于素质参差不齐,也将有一定数量的人无法被培育成为新型职业农民。这部分人的出路在发展现代农业的框架设计中也需要被充分考虑。”梁晨补充道。

多方支持促发展

记者了解到,为了响应加强新型职业农民的建设工作,全国多地开展了免费培训活动,培训内容多是针对当地不同对象主体而“量身定做”。

梁晨认为,首先是要靠相关部门要营造有利于农业产业发展的市场环境,为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塑造有利土壤。其次,提供信息咨询、技术指导、经营培训、资金扶持等服务,帮助农户了解市场、开拓市场、适应市场。在培训中,尤其重视市场能力、经营能力的培训。

覃崇表示,加强九年义务教育。加强基础教育,可以增强农民的接受能力和理解能力,是技术培养的基础。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钟钰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不仅是要把传统农民培育成新型职业农民,更重要的是注入新鲜的血液和力量。

钟钰告诉记者,类似于以往实施的国防生制度同样适用。采用定向培养的方式,高中毕业填报志愿时,可选择在大学期间,系统地学习现代农业的技术、装备、管理上的知识培训。而日常培训只能作为一个补充,由于其达不到系统的培训,只能占少部分。

他认为,各地应充分利用高校、职院的系统培训课程,组织职业农民参加初级教育、中级培训和最后提高课程。鼓励农业部门科研院所接收年轻学员跟班实习,并参与实地操作。

记者了解到,2017年,中央财政投入15亿元,重点实施这项万人计划。使农民转变了传统的种养观念,掌握了科学种养技术,由此发动一批种养大户、产业能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等,带着农民靠自己双手和智慧制造财富。

“此外,还要加强农民的技术培训。对广大青壮年农民免费开展系统的职业技能培训,提高农民的创业意识、创业技巧和创业能力,不断发展壮大新型职业农民队伍。”覃崇补充道。

有专家认为,首先应加强未来职业农民的思想认识,使其充分认识到培育工作的重要性。并紧扣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根据地方的实际突出问题,适当加强实地考察培训环节,采用多角度多手段的培育方式,以确保按质按量完成目标。

另外,还应加强扩大培育成果的社会化宣传,及时发现并挖掘新型职业农民的先进典型,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加强项目实施环节风险管控,严格资金管理,确保项目资金规范运行。

困难与挑战

谈及破解“谁来种田”、“如何种田”的困难与挑战,梁晨认为,新型职业农民的阻力主要来自农民身份的限制,加上农村公共服务的欠缺,尤其是教育、医疗等,使得有能力的青年大多致力于“跳出农门”,不会回到农村来,因此要培育新型职业农民,需要将“农民”重新成为一种职业,而非身份的象征,因此需要在户籍制度和城乡二元结构方面铺好路。

对此,钟钰表示,年轻人大都不愿意务农,而新型职业农民毕竟还是“农民”,作为定向培养的年轻人或大学生,主要存在心理以及观念方面的挑战。或许他们认为,做职业农民一年赚二十万也不如坐办公室一年赚十万更能吸引人。面子问题还是一个大问题,因此,可能很多人不愿意接受。记者了解到,我国有鼓励大学生创业的扶持政策和资金奖励,对选择回乡当“职业农民”的大学生也有奖励政策。

“知识的农业,也是资本的农业,所谓新型职业农业对其装备的要求很高,对于新进入这一行业的人来说,没有足够的资本积累,或许也是一大问题。”钟钰补充道。

另外,梁晨认为,农村人口素质也将成为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阻力。一方面,素质参差不齐的人口中培养有文化、有技术、懂经营的职业农民本就不容易,另一方面,也将有一定数量的人无法被培育成为新型职业农民。在新型职业农民越来越多之后,这部分人以后的出路在发展现代农业的框架设计中也需要被充分考虑。

同样,覃崇提到,农民认识不足也是一大难题。我国农民大部分接受教育程度较低,对新型农民包含的内容和意义并不能完全了解。再加上涉及部门较多,农业、农机、劳动、扶贫等,但部门分工不够明确,重视程度不够高,导致在实施过程中缺乏合力配合,使新型农民只是像喊口号。

评论一下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