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改革40周年】全面取消农业税

2018年12月14日 12:21农视网

昨天的文章中,我们讲到邓小平的南方谈话,加速了农村深化改革。大量的企业飞速发展,也迎来了我国史上的第一波“民工潮”。

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前辈们在留言中谈到,很多现在的知名企业,都是从那时开始发展起来的,甚至不少朋友,曾在这些企业中任职。

不得不承认,这次的农村改革,使我国整体经济上升了一个台阶。

文章回顾:【农村改革40周年】乡镇企业的高速增长与“民工潮”的开端

随之,为进一步减轻农民负担,规范农村收费行为,中央明确提出了对现行农村税费制度进行改革,并从2000年开始,逐步在部分省市进行试点、推广。

今天,我们就继续来说说农业税的全面取消。

农业税的起源

据史料记载,农业税始于春秋时期鲁国的“初税亩”,到汉初形成制度。这一古老的税种,已延续了2600年的历史。

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农业税收为春秋时期(前594年)鲁国实行的“初税亩”,汉代叫“租赋”,唐朝称“租庸调”,国民政府时期叫“田赋”;期间在历朝对税制多次进行改革。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也未停止征收农业税。中国为传统的农业国,农业税收一直是国家统治的基础,国库收入主要来自农业税收。据统计,从1949年至2000年的52年间,农民给国家缴纳了7000多亿公斤粮食,农业税也一直是国家财力的重要支柱。

从现代意义来看,农业税一直被农民称为“皇粮国税”,尽管农民负担问题一直困扰中国大陆,但农民一直认为纳税是一种义务,对农业税未有对抗心理。

那这持续了2000余年的税收政策,后来为什么就取消了呢?

农业税的取消

这就要从几方面来说了:

首先,是的征收难度和贪污现象。

农业税并不能像其他如营业税或者企业所得税一样,有一个具体的征收额度,因为每亩地的生产作物不同、产量不同、作物生长好坏又不同,就导致一亩地的作物价值不同,而且是每年都不同,征收农业税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挨家挨户上门收缴。

而税务局是不可能每个村子常年派驻几个人专门收税的,那就只有像古代用村正保长来征收一样,采取下放权利,让村委、村干部去收。

村干部都是有工资的,属于国家最低领导人,让他们去收农业税并不需要额外的工资补贴,而且他们对各自村里的情况比较熟悉,每家每户种了什么大概能卖多少钱他们都知道,可以依据这一点来征收一定额度的农业税。

但事情发展下去就出现了问题,首先是是农民收成好的时候,部分村干部的贪污行为。因为毕竟上级部门也不知道哪家今年粮食或经济作物卖了多少钱,只有村干部知道,可能王小二家今年种大蒜发财了,村干部照法规收税1000块钱,但村干部上报说他家今年田地大蒜被冻死一大片,减产了,只能收500块钱的税,那剩下的500就到了村干部的兜里。

其次,是管理上的难度。

到了收成不好的年景,有些村又是采取的定额收取,王小二家减产了,但村干部还是收1000块钱的税,王小二家没那么多钱,有些村干部就采取了强制执法(但其实村一级管理单位是没有执法权的),轻则牵猪牵羊,有的甚至甚至搬空家里的生活用品来抵税款。这一行为大大刺激了农民,激化了矛盾。

最后,是财政上的原因。

农业税在当时占财政收入比例越来越低,而其征收成本却越来越高特别是从94年分税制改革以后,94年全国财政收入5218亿,到2003年全国全面推进农村税费改革,全国财政总收入已达到21715亿,十年增长四倍。农业税占比逐年下降,1999年农业税还占全部财政收入的4%,2003年则降低到了1%。

换句话说就是征收上来的税钱还抵不上全国一系列不仅是税务部门的人员、行政、管理成本。

同时,秉着为农民减负的核心思想,2000年,江西省试点取消农业税。

之后,从安徽开始试点并逐步扩大范围,到2003年在中国大陆全境铺开,推行农村税费改革。取消乡统筹、农村教育集资等专门向农民征收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集资,取消屠宰税,取消统一规定的劳动义务工;调整农业税和农业特产税政策;改革村提留征收使用办法。

2004年开始,取消牧业税和除烟叶外的农业特产税;实行取消农业税试点并逐步扩大试点范围,对种粮农户实行直接补贴、对粮食主产区的农户实行良种补贴和对购买大型农机具户的农户给予补贴;吉林、黑龙江8个省份全部或部分免征了农业税,河北等11个粮食主产省区降低农业税税率三个百分点,其它地方降低农业税税率一个百分点。

2005年上半年,中国22个省免征农业税;2005年年底28个省区市及河北、山东、云南三省的210个县(市)全部免征了农业税。

2005年12月,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决定,自2006年1月1日起废止《农业税条例》。

取消之后

取消农业税是对农民的一种解放。

以农业税为载体,派生出从农民、农村、农业摄取剩余的税费的品种多得令人眼花缭乱。农业税的取消,使这种到处向农民伸手的体制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

取消农业税政策的提出,更多的是一种制度性的变化,是中央对城乡经济和社会发展不平衡政策做出的重大调整,是对农民在税负上与城市居民平等地位的恢复。

同时,取消农业税以及中央政策向“三农”倾斜,并不损害城市的发展和市民的利益。相反,还将最终促进城市的进一步发展。

一个浅显的道理:全国13亿人中的9亿多农民增收了,消费水平提高了,必将促进城乡市场的畅旺,拉动内需,城镇的生产、销售和消费等环节也将随之步入良性循环,进而加快城市工业化的步伐。同时,城乡差距的缩小,还会促使农村社会更加稳定,并有助于全社会的稳定。一句话,中国的改革,都是从解放农民开始的。没有富裕的农民,就没有富裕的中国;没有农村的稳定,就不可能有一个稳定和谐的中国社会。

通过农业税的改革,农业产业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农村社会保持稳定,农民收入比改革的第一阶段翻了两番,农产品供给充足,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了基础。

如今的农业

党的十八大以来,先后调整了农业补贴政策,转变了农业投入机制与方式,实行农村承包地“三权分置”,提高了扶贫精准性、有效性、持续性。

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乡村振兴的总要求包括20个字5个方面,对统筹推进农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都作出了全面部署。

明日,请继续关注《【农村改革40周年】乡村振兴》

评论一下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返回顶部